知识付费消停了,广播剧2019要从小众狂欢走向大众化?

  • A+
所属分类:饭爱豆

娱乐世界www.playssc.com

知乎近日身陷裁员风波,知识付费的大风大概是真的停了,而喜马拉雅FM、知乎等知识付费玩家,或者说内容平台将往何处去也非常令人好奇。

综合各方消息来看,知乎在内测短视频应用“即影”,明年或将投身短视频;而喜马拉雅FM和蜻蜓FM则扩大了内容布局,增加了有声书和广播剧,尤其是广播剧,似乎有成为新战场的趋势。

有声书和知识付费都可以归于制作流程比较简单的有声读物范围,而广播剧更为复杂,和电视剧一样涉及编剧、导演、监制等工种,制作周期相对较长。据了解,目前一部广播剧的制作周期为三个月左右,而一部长篇小说往往需要制作三到四期广播剧。

不过,广播剧和有声书也有一些共同特征,即两个垂直领域的发展都得益于整个网络文学的繁荣,网络文学多年来所沉淀的大量IP不仅为影视剧改编提供了素材,也为广播剧的制作提供了丰富资源。

广播剧被喜马拉雅FM、蜻蜓FM等音频平台单独作为一个栏目之前,在“民间”经过漫长的一段“靠爱发电”的时期。

广播剧萌芽时期:用户用爱发电

广播剧可为传统广播剧和网络广播剧两类,前者靠传统电台媒介传播,不在此次讨论范围。后者受日本广播剧形式影响而逐渐发展起来,早期网络广播剧以“自娱自乐”为主,爱好者们自发组建剧组无酬劳为喜欢的小说制作广播剧,其中比较出名的广播剧如《纨绔》。

但也因为参与人员都非专业人员,广播剧的品质参差不齐,一期广播剧的制作周期也难以控制,短则几个月,长则横跨几年,充满不确定性。其中不乏制作一两期广播剧后没下文,或是项目在预告发了一两年后宣布告吹的例子。

广播剧开始受到重视,与配音人员走到台前有重要关系。国产动画发展是一方面,但值得一提的还有游戏。近几年日式卡牌游戏自成一派,或许是为了出海做准备,个别游戏一上线就启用了日本声优为游戏配音,比如《阴阳师》。《阴阳师》之后,此类游戏又逐渐发展为同时采用中、日语两种配音,甚至只使用中文配音,比如《恋与制作人》,此游戏也让吴磊、边江等声优被大众所知,如今人气数据已堪比明星。

游戏、动画等行业对配音演员的需求是让资本看到音频行业还有细分领域值得挖掘的原因之一,而综艺节目《声临其境》则进一步扩大了普罗大众对配音行业的了解,该节目的冠军朱亚文的音频节目后来成了蜻蜓FM的头部IP之一。据了解,现今有更多明星参与到广播剧制作当中,广播剧的普及度有望继续提升。

至此,广播剧也从自发制作走向了有序,成为了一个新的互联网产业进入大众视野,并成为各个平台争相布局的新领域。数据显示,2017年一年的的广播剧超过2000部,广播剧似乎会成为2019年的一个小风口。

三军齐发,征战广播剧

布局广播剧的音频平台按主业务的不同大致可分为三类。

第一类是前面提到的喜马拉雅FM、蜻蜓FM等知识付费玩家。喜马拉雅FM、蜻蜓FM在知识付费一役中有大额版权费用支出,都未能依靠版权费用高昂的头部内容实现盈利,现阶段有扩大内容品类增加盈利可能性,以及吸引更多用户的需求。因此,喜马拉雅FM和蜻蜓FM同时将内容品类向有声书和广播剧延伸。

其中,蜻蜓FM计划推出包含超级广播剧在内的九大矩阵,并表示未来一年将投入上亿元打造10部超级广播剧和100部精品广播剧,目前已经确定烽火戏诸侯和梦入神机两位作者的两部热门作品将会改编成超级广播剧。据悉,为了制作精品广播剧,蜻蜓FM已经在北京、上海等城市打造工作室,并与音频解决方案提供商DTS、杜比公司达成了合作。

蜻蜓FM和喜马拉雅FM今年都推出了多部广播剧,但从娱乐产业整理的数据来看,喜马拉雅FM所发布的广播剧的总点播量不如蜻蜓FM。

第二类是以懒人听书为代表的有声书平台。广播剧和有声书都是由小说改编而成的音频作品,可以互相补充,用户重合度也比较高,因此用户粘性也比喜马拉雅FM等平台高。相关数据显示,广播剧在懒人听书平台上的受欢迎程度远高于音频行业市场份额最高的喜马拉雅FM,喜马拉雅FM的广播剧付费率为30%,而懒人听书的广播剧付费率则高达70%。

不过,若与第三类平台相比,不管是蜻蜓FM还是懒人听书都逊色不少。现阶段主打广播剧和有声漫画垂直音频平台猫耳FM已获得了晋江、阅文集团等众多网络文学平台的广播剧改编授权。

同时,猫耳FM也是首个尝试付费广播剧的平台,第一部收费广播剧《杀破狼》采用前两集免费试听,后续按集数收费的形式,获得了良好的市场反馈,至此开启了付费广播剧的历史。根据娱乐产业整理的数据,猫耳FM的点播量远高于其他平台,其中由北斗企鹅工作室制作的《魔道祖师第一季》的点播量为史上最高,达到了6170万;而由729声工场制作的《杀破狼》前两季的播放量都过了千万,也远高于该广播剧前两季在喜马拉雅FM平台上的百万播放量。猫耳FM的付费数据较好,或许正是文学平台优先选择与其合作的原因。

从各方的布局和投入来看,广播剧确实极有可能接力知识付费在2019年成为一个小风口,而数据优于其他平台的猫耳FM有极高的几率成长为垂直领域的头部平台。但作为一个尚未成熟的内容产业,广播剧短时间内有不少难题需要面对。

从小众狂欢走向大众化,广播剧有三关要闯

广播剧从免费走向有序收费经过了漫长时间,但现在作为一个全新的内容产业,仍有三关要闯。

首先,由于配音行业长期以来位居幕后,不受重视,国内的专业声优实际上非常稀缺,活跃于网络广播剧行业的专业声优更少,多数网络配音人员都是业余性质,大多数作品都是寥寥几个声优互相配合。为此,有不少用户调侃,每部广播剧背后其实就是边江等几个知名声优的组合搭配。尽管瞬心悠悠等企业在看到声优的未来价值后开始培养专业配音人员,但培养一个专业的配音演员需要花三年时间,短期内广播剧行业的专业声优仍会是供不应求。

除了专业配音人员之外,其他环节的专业人才也非常稀缺。已经和300家声优工作室达成合作的猫耳FM也表示,后期、编剧等制作环节仍然缺失,还需挖掘和培养人才。

其次,回顾在线音乐、在线视频等内容行业的发展轨迹,可发现只要资本入驻,该行业的作品版权便会越来越昂贵,最终结局将和知识付费一样,各个平台发了疯一般的争抢版权,但以高额版权费购入的头部内容并不能让喜马拉雅FM们实现盈利。

同理,当广播剧变成一个新增量市场,就不可避免遇到同样的问题,现在很多音频平台已经在抢购热门小说的广播剧改编权,未来版权费必然会越来越高。不仅是版权费用,随着沈腾等明星加入,广播剧的制作成本也会水涨船高,届时支出和收入可能不成正比。

目前付费广播剧的付费比例与小说按章节付费的比例相当,比如《将军在上》一集收费为0.4元,而《杀破狼第一季》收费仅为19.98元,比一期知识付费内容还便宜!究其原因,可能是广播剧的受众以学生为主,消费能力也比较有限。尽管广播剧的点播量看着非常可观,但这些收入能否与制作费用,以及未来可能越来越高昂的版权费用相抵还值得商榷。

最后,广播剧与动画或电视剧不同,广播剧的受众主要是原著的读者,几乎可以说是粉丝导向的商品,或许没接触过原著的人能接受动画或电视剧,但很难主动消费广播剧,因为难以通过声音去还原小说所描写的场景。这也是《残次品》被业内人士认为难以改编成广播剧的原因。

回头来看前面三类平台的数据,也可以发现越是垂直、越是与文学相关度高的平台,用户付费率越高、接受度越广,改编成电视剧后再改编为广播剧的作品反而低许多,也反应了广播剧目前的受众面比较狭窄,为配音演员、或为广播剧本身消费的习惯还有待培养。

总而言之,广播剧有接力知识付费的迹象,但从小众狂欢走向大众化尚需时日,此过程可长可短,且拭目以待。

娱乐世界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