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峥:没有人会主动消费降级,很多人学拼多多都学错了

  • A+
所属分类:饭爱豆

娱乐世界www.playssc.com

黄峥近一年都很忙。

2018年7月拼多多在纳斯达克上市,随着公司体量的膨胀,作为创始人,黄峥说自己仍在不断学习,花时间到不同地区与生产厂家和消费者交流。

离开上海这样的一线城市,四五线城市给了黄峥强烈的冲击,他发现虽然网络的差距已经拉平,但是商品供给的丰富度上还有很大差距。

由于小时候家境拮据,这样的生活经历对黄峥做商业有深刻影响,“我脑子里一直是我爸妈这样的普通的家庭,他是怎么思考的或者他是怎么生活的”。

在发展的过程中,“五环外用户”、“消费降级”这样的标签一直跟随拼多多的成长。但是黄峥否认了这种标签,“物质消费上没有人会主动消费降级。”他说,拼多多的用户基数已经超过移动支付人群的一半以上,显然不是一个针对部分所谓的下沉人群的小众产品。

他认为外界之所以会有这种声音出来:一方面是因为中国市场纵深太大,上下游差异很大;另一方面,实惠是普世性需求——就像他的母亲一边买了iPhone,一边也会在乎一两块钱的差距。

对于拼多多的模式,黄峥认为他和外界的想法有很多不一样。虽然被很多人效仿,但他认为大部分人把这种模式看成一种获取流量的营销方式,而他定义的拼多多是一种新的交互方式,是从需求侧交互方式改变推进到后端组织方式改变的模式。

在多数人看来,拼多多的前端形式特别简单,简单到可以快速复制。但黄峥说,水下功夫是才推动拼多多往前走的真正动力,“最关键的其实还是在于后端的运营,就是什么时候要迭代匹配的算法,什么时候应该去往纵深推进,以多快的速度进行什么样的迭代。”

以下是1月18日极客公园创始人及总裁张鹏与黄峥对话实录(经全天候科技整理):

张鹏:在最近这一年里面,什么事情是你花时间最多的?

黄峥:一方面公司的上市花了不少时间,另外一方面随着公司被关注的程度越来越高,有越来越多的事情我得去学习,有很多没有经历过、也没有经验的事情要补功课,除此之外随着平台规模的扩大,平台的治理、供应链的改造,也是有很多新的开拓性的事情要做。

张鹏:你觉得这段时间学习什么比较有收获的东西?

黄峥:一个是看拼多多平台上商户业态的迭代,另外一方面也花了不少时间看了很多地区的生产厂家和消费者,这个感受还是挺强烈的,每天在北京、上海这样的地方,和你真正脱离开超一线城市,其实有巨大的差异。

张鹏:描述一下给你印象最深的差异是什么?

黄峥:比方说,我现在在上海比较多,在上海其实每个人很忙碌,好像很焦虑,每天有很多事情干,总感觉是只争朝夕。

但是跑到其他的一些地方,一个可能四五线城市,其实它是比较空的。这些年来这些地区比以前确实是富裕了很多,房价也没有超一线城市那么贵,生活的幸福指数改善还是挺大的,这个地方是有巨大的潜在空间,不光是物质消费的需求,还有精神消费的需求 。

另外小时候我妈是在杭州的丝绸厂,杭州还算是不错的城市,你现在跑到一个比杭州更低一线的城市的工厂去看,它的技术设备在过去的十几二十年三十年里面的成长速度是惊人的。可能很难想象今天这些工厂,这些地方,已经变成了全世界的生产制造基地了。

而今天大部分人其实都用手机4G 网络上网, 城乡差其实就没有那么大了, 但是另外一方面,供给上面来讲,其实差异还是大的,比方说在北京和上海,大家过的生活和在四五线城市相比,哪怕是商品丰富度上差距都非常大。

一方面是信息的基础设施被拉平了,另外一方面其实物流也被拉平了,过去几十年积累的财富,使得绝大部分的中国老百姓比以前富裕的非常多,需求在充分地增长有很大的内需。所以一头需求在那儿,一头供给也在那儿,但中间怎么样把它对接起来,让这些工厂也能有自己的品牌,这个结还是没有完全解开。

很多时候你去看,东西都是中国人生产的,工厂也是那个工厂,但是主要的利润不是他赚到的,赚钱的是品牌商。以前很多外资品牌,获得的信任度更高,其实他什么也不生产,从我个人的价值观来讲,我觉得分配是有点不对的。

但是现在通过移动互联网,工厂和用户可以直接见面了,就像我跟你可以面对面聊,聊过之后,我们感觉就距离近了一点,信任度就增加了,又通过朋友介绍背书,信任度又增加了一点,所以它建立起信任机制的方式更灵活,效率可能更高,它有可能会用这种新的方式促进生成出不一样的新时代品牌出来。

张鹏:我觉得能特别明显感觉到你是一个程序员出身的人,你会回到一些基础的效率层的事情,比较理性地做思考,我其实挺感兴趣你的成长历程。

黄峥:小时候其实还是比较拮据的,比方说我小时候印象比较深的就是经常会穿妈妈的同事,或者是亲戚家的小孩的衣服,小时候心里觉得,我干嘛要穿这个旧衣服。

很多的消费习惯我觉得跟家庭环境有很大关系,跟现在拥有的财富其实是没有太大关联。比方说我妈到现在为止,她都舍不得打车,她觉得她的时间不值钱,打车太浪费了,我说你这样不安全,她就会找个理由,比方说坐公交车空气好车大。我妈妈周围的这个小姐妹,我爸妈都是这样的家庭,我觉得到现在为止对我可能一直有很大影响,包括思考做商业的时候,可能都有影响,我脑子里一直记着的,包括看到的,是我爸妈这样的普通的家庭,他是怎么思考的或者他是怎么生活的。

张鹏:那我感觉你离那些人或者说离这个真实的世界会更近一点,你过去的经历实际上更是广大的真实世界吧?

黄峥:对,我更能够理解或者说我自己内心更能够深刻地感受到这个真实世界的多面性。

张鹏:当有这个想创业的冲动,你的方向是什么时候开始形成的?

黄峥:其实找好方向是很难的一件事,最开始创业的一个项目其实就是电商,有点像个 B to C 的垂直卖手机的网站。

但是我们团队好的地方是觉得创业不是一锤子买卖,它是一个过程,我们始终觉得我们一拨人没有创业经验,也是应该需要学习商业的,既然我们以前读书是读了小学、中学又读大学的,那我们认为创业也应该是这样的也应该是有一个逐渐进阶的过程。

而且必须把前面的东西做好,才能做后面的,所以这两年拼多多看起来很快,但实际上我们核心团队在一起都十年了,我们以前读了小学又读了中学,现在才开始上大学。

张鹏:其实我也想问拼多多是在什么时候,让你感觉这是一件大学的事,是一件特别有价值的事?

黄峥:有一点我觉得可能跟大家想象得有点不一样的,就是每件事情我们在做的时候,就知道它是小学、中学还是大学的。拼多多一开始去做的时候,我们就觉得它应该是大学了。

张鹏:有没有跟你预料的不一样的的东西?

黄峥:我们自己内心其实没有怎么变过,但是外界对我们的看法不停在变。

从初期来看,这个「拼」的模式,在历史上,比「拼」更早的也有各种变种的团购、其他的「拼」其实有很多了,我们做了之后又有很多人做。但是大部分的人在做这个东西的时候,我理解他们认为这是一种营销方式,是用来获取流量的方式。

但我们确实从一开始就觉得,这是一种新的交互方式,相当于是从需求侧的交互方式改变,推进到后端组织方式改变的一个切入点。

张鹏:所以对一个东西的理解和定义,对公司的影响是非常大,拼团这件事到底是个战术还是战略,它会要改变什么?

黄峥:看起来表面是(拼团)这个东西,但是很多水下的功夫你是看不见的,这些水下的功夫在真正支撑这个东西往前走,你光抄一个皮是没有用的。前面这个程序代码不长的,我们写程序很快就能抄出来,但是有些事情你能不能下决心去做?即使你不被理解也好,或者是说有可能撞墙也好,你敢不敢去做?

张鹏:我记得刚上市的时候,有一波社会对拼多多的贴标签的过程,不知道你现在怎么看这个事儿?

黄峥:确实也有点出乎我们的意料,心里面说完全没有委屈吗?那确实是有一点委屈的。但客观来讲,这个事情也促进了我们自我革新、自我反思。

如果回过头来看,能不能做得更好,我觉得肯定是有地方能够做得更好,比方说我们显然可以在更早一点的时候,试图更加公开透明,更早地让大家来看、来批评我们,也让我们能够更早地发现问题,来解决这些问题。

张鹏:从你的角度来去看,我们到底该怎么理解拼多多,从 C 端的用户角度,我们该怎么理解拼多多?

黄峥:从我们当前的用户基数来讲,其实已经是不小的用户基数了,占中国整个有(移动支付)钱包的互联网人群中已经是相当大的比例了,大于一半了,而且这个(数)值还在涨,所以它显然不是一个针对一部分所谓的下沉人群的小众的东西。

其实在物质消费上没有人是会主动消费降级的。但是为什么会有这种声音出来,甚至有些人会这样认为?

我觉得是两个原因导致的,第一是在过去几十年里,中国市场纵深特别大,有很大的差异,另外一个是同一个人有不同的面。我们讲多实惠、多乐趣,多实惠在我看来是所有的人,不管是有钱的、没钱的,一个普世性的需求,当然不同的人也会有不一样的升级的需求。

还讲我妈的这个例子好了,她算是一个相对有钱的妈妈了,她去买菜、去买纸巾,会去看一块钱两块钱的差异,她是在乎的。但同时她也会可能是买了高配的 iPhone,甚至好的电视机。如果你是她儿子观察她的行为,你觉得是很正常的。但是如果抽象出来,放到一篇文章里面去读,好像这个人是分裂的。但是其实这件事情,我认为是在千千万万的家庭里面,每天都在发生的。

张鹏:外界很多人对拼多多做过一些解读,你觉得哪个比较关键,哪个你认为外界理解是不对的。

黄峥:我觉得可能这些都没有,唯一可能有一点点相关的,就是移动互联网。它未必是用户的下沉而是用户的拉平,它让最广大的中国老百姓,拥有了和一线城市一样的信息获取的能力和进行交易的能力,这个在 PC 年代都是做不到的。

张鹏:在拼多多的发展过程中,有没有一两个比较关键的决策节点,或者说有没有一些比较关键的时刻呢?

黄峥:很难说一个或者两个点。因为拼多多是一个不停迭代的东西,它前端形式特别简单,简单到以至于所有的人都觉得,可以很快做一个一模一样的东西。最关键的其实还是在于后端的运营,就是什么时候要迭代匹配的算法,什么时候应该去往纵深推进,以多快的速度进行什么样的迭代。

我们看到的很多问题都是这样的,不是今天我做一个宣誓,好像这个问题就瞬间没有了。它还在你是靠一点一滴反复地(进行)“斗争”,才把这个问题给解决掉。

张鹏:某种程度上,我的感觉其实你是在看到中国的整个制造业,在发展、进化、延续的大的必然进程里边有一些新的机遇。

黄峥:对,我们都是时代的产物,形势比人强,大的环境下我们正好在这个地方,那我们就尽到自己的本分,做一些我们该做的事情,但是有一点我们必须很清楚,就是再怎么样,我们在整个时代的长河中都是非常非常非常渺小的。

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剩下的真的是看命了。

娱乐世界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