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空气的人:虽年入百万,但生意差点才好

  • A+
所属分类:饭爱豆

娱乐世界www.playssc.com

世界上最珍贵的东西大多是免费的——阳光、空气、亲情、梦想。可如今看来,好空气不再免费。

不久前,浙江金华磐安一位80后卖空气罐头年入400万的消息引爆了社交网络。一时间,把“卖空气致富”这件看起来荒诞的事推上风口浪尖。

据主人公羊杰介绍,自己所卖的空气都采集自磐安当地的山区内,容量在6-14升不等,售价在18-38元之间,最好的一年卖出了47万瓶。由于北方常年空气质量不佳,北方客户是购买空气罐头主力军。此外,这些空气罐头还远销国外,他在日本、韩国、西班牙、美国等地都有客户。

做起大自然搬运工的当然不止羊杰一人。在淘宝上同样经营着空气罐头生意的呼伦贝尔好空气总经理朱成恩表示,这两年空气罐头的销量涨势很快,现已成为自家公司销售的主力商品之一,去年公司销售了4万瓶空气罐头。甚至曾经有投资方,准备给公司注资4500万元,计划在呼伦贝尔建一个50公里长的好空气保护区。

只不过,这样火爆的生意却很难让人开心得起来。

空气变商品

2014年,同事刘伟的一趟北京之旅,改变了朱成恩公司的经营方向。作为一个土生土场的内蒙古人,飞机一降落,刘伟就狠狠地吸了一口气,才觉得自己活了过来。

“真是太怀念家乡的空气了。”这句话让朱成恩嗅到了当中的商机。随后,他查阅了大量关于贩卖空气的内容,发现邻居日本早已经把空气罐头作为一种旅游的纪念品。在富士山的景区里,摆放着来自各地的空气罐头供游客挑选购买。布拉格的摄影师基里尔·鲁登科也在自己的网站销售世界各地的空气。

放眼国内,空气市场也已热闹了许久。2010年,在世博会张家界的城市日上,张家界市长就将装着核心景区纯净空气的罐头,作为礼品赠送给了中国国家馆和五大洲代表性的国家展馆。随后几年里,福建、贵州、浙江临安、河南栾州等多个省市都推出过空气罐头。

不过,此前各地推出的空气罐头,基本都停留在营销概念的阶段,其目的是为了推动当地的旅游产业。真正正儿八经在国内卖过空气的,要数曾被誉为“中国首善”的陈光标。

他把空气罐头作为“陈光标好人”系列有机食品其中之一,以4-5元的售价进行售卖。虽然项目无疾而终,但这也让人们开始意识到,想要吸上一口新鲜空气,不是只要张开嘴这么简单了。

朱成恩寻思着,主打绿色健康理念的空气罐头,也许可以成为呼伦贝尔特产的新名片。经过6个月的准备,在2015年5月,朱成恩公司推出了第一代空气罐头,外形为圆柱体,长得酷似午餐肉罐头,只不过里面装的不是肉,而是呼伦贝尔的空气。

凭借着之前做旅游特产累积下来的渠道资源,公司先后与草原明珠、草原日月、碧海同芳等多家旅行社签订了合作协议,把产品布局到了各个旅游景点。同年,在淘宝开店,将产品卖往全国。

噱头?然后呢?

一波推广过后,朱成恩发现,呼伦贝尔的好空气并没有预想中畅销。毕竟空气对于所有人来说免费取用,当它成为商品后,只靠噱头支撑的价值,根本难以支撑消费者的长期买单。

“羊杰卖空气年入400万”这则新闻出来之后,也有网友则认为羊杰是在搞营销噱头,认为数据有水分,因为通过搜索淘宝发现,磐安空气罐头的月销售量并不可观。

卖空气只是一个噱头,还是真的能发挥实质性的作用?

朱成恩回忆第一代空气罐头打开的画面——拉开盖子,气就全跑完了。而且在气体采集时,流程比较简单,公司并未使用专业设备进行空气指标检测,去收集真正的好空气,这一批初级产品,只能作为旅游纪念的创意产品。

为了升级产品,公司投入了上百万,购买了压缩机、空气灌装机、流动采集车以及大型运输车辆等硬件设备。通过勘测,还圈定了环境极佳的呼伦贝尔根河湿地以及白鹿岛作为好空气采集区。

每次雨后,全公司人员倾巢而出。因为雨后空气中负氧离子含量高,是采集空气的最佳时间。但空气是流动的,每次采集前,工作人员都需要对空气进行勘测。为了规范市场,朱成恩的公司还带头起草完成了呼伦贝尔好空气标准,进行国家备案。

整个采集过程分成几个步骤:空气罐装需要在野外进行,野外没有电源,采集时需要工作人员在下风口100米处安装一个发电机,用压缩机完成空气收集,然后用灌装机把空气装到瓶子里,进行压罐密封,一罐空气的容积在1万毫升,可以供用户使用120次左右。2016年2月,经过改良的第二代空气罐头面市了。

“这次的产品具备了一定实用价值。”朱成恩说除了旅游纪念品之外,产品开始出现了回头客。一位清华大学的教授,就成了好空气的忠实粉丝,“他说自己在北京没事的时候就吸两口,觉得神清气爽。”

在内蒙古经营着民俗旅游的古马发现,一些用户在旅游结束购买纪念品的时候,会问上一句,“你们呼伦贝尔那个挺有名的空气,你这有卖么?”

于是,2018年年中,古马找上了朱成恩,成了好空气的代理商。一个季度下来,他发现朱成恩发过来的一万瓶空气罐头几乎卖空了,“有点超预期,开始就准备做活动噱头,没想到真有用户反馈自己在用。”

为焦虑买单?

从淘宝平台上看,空气罐头的销量,远没有它的关注度来得高。

成交量较好的店铺,月销量一般也就在一百多罐,多数店铺都只有零星几个销量。再看评价反馈,多数人还是把空气罐头当成了创新礼品或者出于猎奇心态购买。不过,也有一些用户觉得空气罐头有了实用性,比如高原缺氧、长时间驾驶、空气质量不佳等场景下,吸几口确实能“提神醒脑”。

据朱成恩介绍,目前空气罐头通过经销商销往全国,还是以线下销售为主。这两年销量涨势很快,除了个人,不少企业都前来定制。去年一年,这款产品已经给公司带来近百万的产值。但他也坦言,如果要进步一扩大市场,空气罐头需要更具实用价值,产品升级势在必行,这也是公司面临的最大难题。

“朱成恩们”所面临的问题恐怕还不止于此。空气能否走出营销概念,成为真正的商品,界限其实并不清晰。早在2006年世界杯期间,就已经有商人希望在国内出售“世界杯空气”而被工商管理局喊停,其认为空气跟土地一样属于非卖品。

不过,就现在来看,卖空气的人确实越来越多,买空气的人群也开始壮大。透过现象观察,购买这种原先不具备商品属性的免费自然产物,某种程度上其实体现了人们内心的不安以及焦虑感。

就像前些年,没人能够理解,为什么在淘宝上卖“晚安”的店铺生意火爆。在熙熙攘攘人群中,充满孤独感的人始终存在,购买空气的背后,也许是人们对于被大气污染和严重雾霾所笼罩的生存环境产生强烈不安的折射。

雾霾经济早已悄然而生。每年总有那么些日子,与净化空气有关的各种产品都会销售空前火爆。雾霾也催生了空气环境好的地区迎来旅游热潮,不少人为了吸上一口安心空气,选择暂时逃离京津冀。

正如羊杰之前接受采访时希望的那样,未来空气罐头卖不动了,生意差点才是好事。毕竟,让空气罐头只作为有趣的纪念品,远比它销售火爆更值得庆幸。

娱乐世界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