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个没有赵丽蓉的春晚,想她

  • A+
所属分类:饭爱豆

娱乐世界www.playssc.com

1999年2月15日,赵丽蓉表演了她在春晚的最后一个小品《老将出马》。

晚会开始时,赵丽蓉胸部感到剧痛难忍,连吃几次止痛药也无济于事。她怕演不了小品,对不起观众,就请一个演员给她儿子打电话,接来为她治病的医生给她打止痛针。

赵丽蓉一出场,迎面响起雷鸣般的掌声。她换了一个人,完全不像是重病缠身。她说了几句带有唐山味的英语,还唱了《泰坦尼克》主题曲,博得阵阵掌声。

谁曾想,一首《My heart will go on》,是她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为广大观众做的告别演出。此后,赵丽蓉大部分时间是在医院度过的,直到2000年7月她与世长辞,把人间的笑声带去了天堂。

据赵丽蓉的大儿子盛大鸣回忆,在最后的日子里,赵丽蓉体重只剩下70多斤,吃不下饭,却必须服用各种药物。她给各种药都编了外号,想要喷雾式的“喘乐宁”,就问:“我的‘小喷气儿’呢?”

二十年过去,说长也长,说短也短。如今硬糖君端菜时,还偶尔唱上一句“你看这道菜,它叫群英荟萃。收您老八十,一点都不贵”。除此之外,“司马光砸光”以及“麻辣鸡丝”甚至不知不觉成为了口头禅。看到电视上跳探戈,第一反应还是那一句“探戈,就是蹚着蹚着走”。

对比如今网络段子炒冷饭的春晚小品,赵丽蓉从不硬胳肢让你笑。她以唐山老太太的形象出场,一亮相小品就成了一半。她让你笑得那自然、舒服、一点也不勉强。忘不了慈禧太后敬酒,忘不了麻辣鸡丝搞包装,更忘不了《我心永恒》的绝响。

三仙姑怎么没来?

1983年筹备梅花奖的时候,剧协领导刘厚生提出,将来有条件可增加一个最佳配角奖的奖项,以表彰像赵丽蓉这样的优秀配角演员。当时赵丽蓉还没有开始演小品出名,但是已经是著名的“硬里子”演员了。

赵丽蓉陪着评剧皇后新凤霞唱了一辈子戏。1995年春晚小品《如此包装》里,赵丽蓉有模有样的改编了一段评剧《花为媒》里的《报花名》。便是那著名的“春季里开花十四五六,啊六月六啊看谷秀啊春打六九头。这么包装简直太难受,我张不开嘴儿。我跟不上遛,你说难受不难受?你说难受不难受?”

在几乎所有新凤霞的代表作中,都有赵丽蓉精彩的配角演出。《刘巧儿》中饰李大婶,《杨三姐告状》中饰杨母,《花为媒》中饰阮妈,《凤还巢》中的程雪雁等。

《杨三姐告状》是评剧的传统剧目,也是赵丽蓉的代表作。高占英杀死杨二姐后到杨三姐家里假意续亲,结果和杨三姐冲突起来,高占英狼狈逃走,善良的杨母(赵丽蓉饰)吓得从炕上跌坐在地上,两手按着地往前追赶。这些动作处理都成为了经典,被评剧后辈奉为圭臬。

上世纪60年代,赵丽蓉出演的评剧作品先后被拍成电影搬上银幕,毛泽东看了评剧《小二黑结婚》、《花为媒》这几部片子后,认为“讲明理,通神韵”,决定接见新凤霞等主要演员,新凤霞执意让赵丽蓉一同去。

当时人民大会堂里已有多家中央媒体记者,准备报道毛泽东接见艺术家的新闻,这对艺人来讲无疑是巨大的荣誉,也是不可多得的出名的机会。赵丽蓉却推脱说:“你去就代表我们大家伙啦!代我向毛主席他老人家问个好!我艺术功底不够还要多磨炼,再说我文化浅,去了也说不出什么道道来”。

毛主席接见新凤霞时,笑着问:“一直跟在你身边的三仙姑怎么没来?”新凤霞只得把赵丽蓉所言“磨炼”的话如实告诉主席,主席欣慰地点着头:“没想到,这个三仙姑还是一个谦虚的人。好!好!谦虚使人进步嘛!”

后来新凤霞生病不能演戏,赵丽蓉就和新凤霞的学生搭伙演出。可是同样的剧目、同样的戏路,同样的舞台调度,戏都给赵丽蓉“吸去了”,几乎她的每一个动作都有掌声。以前搭档新凤霞还不显露,后来主角火候稍差,就压不住这个“硬里子”了。

新凤霞啊的长子吴钢去看望赵丽蓉,给她拍摄剧照。赵丽蓉对吴钢说:“回家千万别告诉你妈我演戏的事,别让她着急。”后来赵丽蓉演小品,红遍全国,她到家里看望新凤霞。老姐妹见面,非常高兴。新凤霞对她说:“你是老倭瓜,越老越红了。”

二锅头兑白开水

赵丽蓉演小品始于80年代中期,最早亮相的两部小品是天津电视台拍摄的《陈年老醋》和《富了咋办》。这两部小品在天津电视台一亮相,立即倾倒了观众。

1989年,宝刀不老的赵丽蓉继续涉足喜剧小品,在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上和侯耀文合作演出《英雄母亲的一天》。赵丽蓉的表演准确自然,风趣幽默,把一位朴实善良的英雄母亲的形象展现出来。从此,她成为春晚常客,一发不可收。

赵丽蓉与巩汉林合作的《妈妈的今天》、《如此包装》等小品都给人们留下了深刻印象,很多台词观众都能背下来。如《妈妈的今天》中“探戈就是蹚啊,蹚着走。三步一窜,两呀两回头。五步一下腰,六步一招手,然后你再蹚啊,蹚着走”。

这是赵丽蓉从“探戈”舞发展而改变的动作,她创造性地变革了“探戈”舞,收到了风趣的效果。《如此包装》中的“麻辣鸡丝”一词,更成为赵丽蓉的别号。

硬糖君个人最爱的还是1996年的《打工奇遇》。当太后大酒楼老板(巩汉林饰)请老太太扮成慈禧太后当“饭托”时,老人家不乐意了:“那可不行,有文件的,不许三陪”。最后更直接向工商局举报,酒楼的“宫廷玉液酒”其实是“二锅头兑的白开水”。

赵丽蓉的小品不仅好看,而且好听。几十年的评剧表演生涯使她练就了一副绝好的嗓子。音域开阔底气足,声音浑厚有弹性,达到唱念俱佳的境界。《妈妈的心》中“教探戈”,《打工奇遇》中“报菜价”等片段都很精美。

从温柔似水的“我总是心太软”(1998《功夫令》)到刚劲雄健的“卧似一张弓,站似一棵松”;从一边做饭一边哼唱的家常小曲到和着Rap节拍边舞边唱的时髦劲歌;从中国传统评剧“报花名”(1995《如此包装》)到原汁原味的英文歌曲《我心永恒》等(1999《老将出马》),无不涉猎。

戏如其人,赵丽蓉的小品中穿插了许多主人公近于“愚痴”的表演:《打工奇遇》中误将宫女手中舞动的纱巾当作“抹布”;《如此包装》中误将“总监”称之为“总统”,误认为“麻辣鸡丝”这一艺名与外国影视明星波姬小斯、马丽蒙太斯是同属“丝字辈”的。

小品主人公在涉足所谓的“高尚社区”时,与那些追求所谓的“高尚生活”的人之间发生的种种冲突抵牾,正是赵丽蓉小品的幽默之源。更妙的是,赵丽蓉的唐山话,习惯将阳平念成阴平,将上声变成阳平。如“大酒楼jiúlōu”、“小刘liū”、“你要是早说,我不都明白mīng bāi了吗”。

这种典型的、只突出了声调变化的北方口音,使得她的小品既有乡土特色,又避免了完全使用方言而造成的理解困难和交际障碍,给人别具风味的美感。

这不是闹着玩,哄我吧?

除了评剧、小品,赵丽蓉还在电视剧《西游记》中扮演过车迟国的王后、《苍生》中饰田大妈、《红楼梦》(89电影版)中饰刘姥姥。

1991年,已经凭借小品迅速走红的赵丽蓉在《过年》中扮演“母亲",并一举获得该年度东京国际电影节最佳女主。所以现在这么多流量小生小花争当各种“野鸡”国际影帝影后,咱们赵丽蓉早就是货真价实的东京影后啦。当5000元的奖金递到赵丽蓉手上时,她还在自语般地说:“这不是闹着玩儿,哄我吧?”

为了拍《过年》,赵丽蓉“伤痕累累”。东北的寒冬,使她原本的骨质增生更加严重,为拍戏从早冻到晚是常有的事。旧病更重,又添新病,就为了拍那场“裸戏”——拔火罐。老太太病了一场,落下了气管炎的根儿,只要感冒,就连咳带喘接不上气。

1992年,赵丽蓉又捧得第十五届“百花奖”最佳女主角奖和第四届中国电影表演艺术学会大奖。不论是电影、电视剧还是小品,她认真的劲头都足以让人敬畏。

有一场晚上七点钟开始的演出,赵丽蓉四点钟就把妆化好了。当时金珠(巩汉林爱人)还劝她:“赵妈您这么大岁数,还早着呢,您睡一觉”。赵丽蓉说不能动,头发做好了,就不能动。她说,跟舞台和观众打了一辈子交道,她最知道不能伤了观众的心。

在创作小品《打工奇遇》的时候,为了让表演更真实,剧组提议请赵丽蓉到仿膳吃一顿。当时赵丽蓉回绝:“咱们还是省点钱吧”。巩汉林回忆:“有时候年轻演员吃盒饭,发牢骚说盒饭不好吃,想扔掉。赵妈就说:别扔,别扔,这都是钱啊”。

排练《母亲的心》时,剧组跟赵丽蓉提出,是不是换个演员。他们的理由是“是不是巩汉林(当时还是新人)大家不太认识,太弱”。赵丽蓉立即否定了这个建议,她说:“人家是咱请来的年轻演员,好容易有这样一次机会,你让人家回去,家里面都知道了,那他回去怎么办?

而在赵丽蓉生命受到严重威胁的时候,她依旧想到的不是自己,而是别人。赵丽蓉的儿子盛谦曾说:“妈妈生前在466医院、人民医院等许多医院都看过病。但是由于这种病是绝症,所以妈妈坚持不要治疗,回到家中。家里人请来医生为她治疗,她还怕自己吃了药不好,耽误人家的名气”。

即便在病中,赵丽蓉也始终传递着幽默。洗澡前,她会对儿子说:“你们先出去会儿,我要耍大刀了”。她一生随和,对戏迷和粉丝的签名拍照要求,总是有求必应,绝不含糊。

她说:“咱们老艺人有个准则,叫做能耐大值钱,架子大不值钱。自己有点成就,是观众给的,满招损,谦得益。这句话我记一辈子”。拿下金鸡影后,接受采访时,赵丽蓉还表示虽然她演的是主角,可她是普通演员。荣誉是大家的,报道里不要只写她。

二十年弹指过去,老太太我们今天只写你。

娱乐世界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